靖江大牛網絡專業提供靖江網站設計,靖江手機網站,靖江網站優化,靖江小程序定制等服務! 手機版  |  分站導航 | 網站地圖
您的位置:首 頁 >> 行業新聞
騰訊的三種風險與阿里的四重挑戰
發布人:靖江鑫鼎    時間:2014-5-3   點擊 12673


IT企業如果想要長久地從事金融業,建立互聯網金融帝國,就一定要在基本功上持續投入。例如賬戶體系和支付清算體系。

  如果IT企業不能在線解決“你是誰”和“你要把錢放在哪里”,那么所謂互聯網金融就一定會在中后端從線上走到線下,重新委身于傳統金融機構。所謂創新,很難對傳統金融構成顛覆性的挑戰。

  而這些問題恰是由其傳統優勢所造成的:騰訊的優勢在于用產品吸引大量用戶,但這種優勢卻讓其不善后端處理;阿里的核心優勢是傳統電商的解決方案,但這也造成了今天其在互聯網金融領域必須艱難轉型。

  IT企業,“你是誰”?

  IT企業如果想要長久地從事金融業,建立互聯網金融帝國,就一定要在基本功上持續投入。例如賬戶體系和支付清算體系。從事金融服務一定需要認識到:你是誰?你要把錢放在哪里?也就是說,金融一定是為真實的自然人或法人,提供資金在時間和空間配置上最優配置的可能。

  試想,如果IT企業擺脫第三方地位,為其非實名的虛擬賬號提供支付服務,本質上IT企業就潛在地代行央行[微博]職能了,這是對法律體系的挑戰,非賬戶體系的支付甚至會涉及到真實交易還是洗錢的問題。

  唯獨賬戶能解決“你是誰”這個本質問題。

  阿里對其電商擁有相對完整的賬戶大數據,因為淘寶、天貓和阿里是需要線下真實工商執照或身份證信息才能注冊運營的,但阿里所掌握的買家的信息并非賬戶信息,根源在于支付寶不需要實名注冊。阿里也無從了解和支付寶綁定的銀行卡賬戶信息,該賬戶信息在開卡銀行的大數據系統中。阿里或有能力對其電商提供小貸,但卻缺乏足夠能力為買家提供消費信貸支持。騰訊或百度很可能還沒有建立完備賬戶系統的設想。

  如果IT企業不能完成“你是誰”的甄別,那么加載盈利模式就岌岌可危,即便加載了盈利模式也同樣不靠譜。IT服務如此龐雜,客戶難有忠誠度或黏性。脫離了賬戶體系的互聯網金融,是將大廈建在了流沙之上。

  “你要將錢放在哪里?”是在認清了你是誰之后,為你所提供的資金跨期跨區域的配置,這必然涉及到支付清算體系。

  目前央行的支付清算體系包括大額實時支付、小額批量支付和支付清算系統等,在全球也處于領先地位,但接入這些體系的基本前提必然是金融賬戶。無論IT精英有多強的想象力,都不可能設想一個匿名賬戶有接入央行支付清算體系中任何一個子系統的可能性。

  目前中國大額支付的日均交易額接近10萬億元,相比之下互聯網金融在支付領域的占比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同時,除了中國銀聯和支付寶之外,其余所有第三方支付都不具備跨行轉接能力,這些機構如果遭遇銀聯和支付寶的激烈競爭,可選的方式就是向央行支付清算體系求助,但如果IT企業嘗試以繞過建立賬戶的方式直接賺錢,那么這種求助就失去了可能性。

  可以看到,如果IT企業不能在線解決“你是誰”和“你要把錢放在哪里”,那么所謂互聯網金融就一定會在中后端從線上走到線下,重新委身于傳統金融機構。所謂創新,很難對傳統金融構成顛覆性的挑戰。

  微信:用戶不等于賬戶

  這是微信現在最大的問題。如果微信不引導其用戶綁定銀行卡的話,那么微信轉向金融的可能性就會被局限在非實名的電子現金等小額支付領域。

  用戶是否綁定身份識別和銀行賬戶,決定了用戶的黏性和可商業化的難易。作為淘寶商戶對淘寶的黏性是最強的,銀行卡持有人對銀行的黏性次之,微信用戶對騰訊的黏性再次之。

  對IT企業而言,軟件客戶通過綁定身份成為真正賬戶的方式大致有兩類,即前置綁定和后置綁定。

  前置綁定是指特定的互聯網服務必須和賬戶綁定才能提供服務,如支付寶,必須綁定銀行卡才能使用;后置綁定則指特定的互聯網服務不需要綁定賬戶即可提供服務;比如微信,作為獨立軟件先有客戶,然后騰訊才開始嘗試將其和銀行賬戶綁定。

  與銀行和支付寶相比,微信不具有客戶信息,后置綁定銀行卡的成功幾率通常也很低,并且財付通并不和商業銀行信用卡數據中心物理直聯,資金集聚能力受到較大制約。

  騰訊現在只能通過后置綁定實現從用戶到賬戶,但后置綁定的缺陷是明顯的。

  當你打開微信的“我的銀行卡”時,可以看到其中羅列著手機話費充值、理財通、彩票、微信紅包/Q幣充值、電影票、嘀嘀打車等多種功能選擇,這清晰地折射了微信對QQ優缺點的繼承,對銀行卡綁定、手機綁定等多種后置綁定的嘗試,以及其他大量無需中后端支持的在線服務。但如果我們打開銀行卡或者支付寶,上述紛亂的情況不可能出現,只會出現賬戶金額和可售金融服務。

  因此,如果說銀行賬戶和前置綁定客戶可以成為互聯網支付賬戶,后置綁定客戶則更容易成為小額支付的電子現金、電子錢包。

  目前微信攜手京東商城、大眾點評等,存在著三種風險,一是微信仍僅僅充當了接入端口,將微信用戶更有效地向京東等推送而已,但這不意味著騰訊自身中后端能力的增強。二是京東、大眾點評等,也同樣面臨從PC端向移動端的遷徙,在這方面他們并不比淘寶做得更出色。三是淘寶/阿里和京東的客戶重疊度究竟有多大,或者說微信+京東的模式,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動了淘寶的奶酪,仍不清晰。騰訊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傳統的IT企業,還不是互聯網金融企業。

  阿里轉型的考驗

  阿里要成就互聯網金融事業,必須要擺脫其“傳統電商”的身份實現轉型。

  首先是從PC端走向移動端。我們預期終端的爭奪,未來將集中在以手機為代表的手持終端,和以電視為代表的家庭終端上。淘寶和阿里至今看起來仍然是以PC+Web為主的企業,要實現向移動端+App的驚險一躍并不容易,尤其是支付寶走向移動支付,需要比較漫長的市場導入期。

  第二,支付寶有必要向零售金融銷售平臺轉型,從銷售商品為主的網購,轉型到銷售金融產品甚至文化傳媒娛樂產品。因為網購商品市場增長畢竟是有限的,同時網購嚴重受制于商品質量和物流配送的制約。

  而余額寶已經證明了這種轉型嘗試的巨大成功。

  第三,是從線上走到線下的轉型。

     在社會零售商品總額中,目前線上仍然只有不足8%的占比,并且并非所有的產業、產品和服務都可以被互聯網化。因此馬云必須走到線下來拉客,重視和爭取這至今仍然龐大的線下市場和客戶。

       這個轉型會非常具有挑戰性,線下商家的競爭,線下數千家收單機構的競爭本來接近白熱化,拉客何其難!快的和嘀嘀打車軟件的燒錢競爭,不僅折射了未來商務收單方式的多樣化,也可能更大程度上折射了馬云的這種思考和嘗試。

  第四,是從無尺度空間向有尺度空間轉型。所謂有尺度和無尺度,是復雜網絡系統的術語。大致可以說,目前純電商幾乎都活在無尺度空間。馬云嘗試收購高德地圖mapabc,傳遞了巨大的野心。數字地圖搭配目前的淘寶/阿里體系,使馬云可能具有優化和整合目前已有的物流行業,優化格柵化倉儲和物流配送的節點與流程的能力,能觀察商品和資金如何流動的全貌和細節。這為其整合倉儲、物流、資金流之后,向前端移動,整合非常棘手的生產端提供了巨大可能。網絡世界走向有尺度網絡,這將拉開互聯網對線下傳統產業整合的序幕。

關閉本窗口】    
 
扣逼视频